• 以前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过期到了可怕的程度……
    坑什么的说实话大家也应该知道我就是等于弃了。现在老头和咩咩那样也不可能写下去了。

    总之事情变了很多,就这样吧。
    该看的看看右边边栏,也就没什么需要知道的了。

  • Feb 10, 2012

    烦死啦。 - [' the PANEL ']

    想想一个月一个月过去要准备考研也没多久。

    慢吞吞星人很难过。

    好像理所应当地应该努力考回北京。

    ……

    “我想和伙伴们玩耍所以想留在上海”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不太行。
  • [本日志已设置加密]
  • ……不知是怎么就回复了这种写法。

  • 没什么好写又这么晚了&。四格加到两幅虽然梗压力不是很大时间还是&。
    我仓促地决定了明天要出去看电影&。
    脑残残地想了个构图不知道能不能画出来&。

    在领袖的身后……!&。

  • 为了表达对Qing的鄙夷[等]我决定恢复日更。不管多水都要更[等等]。
    今天要去打球先把声明丢在这里。等我回来想想更什么。

  • 泡面流氓组。

  • 今天就要回去了。

    八个月的假期,其实仔细想来从记事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过这么长的闲工夫。
    八个月,等于高中在校期间所有乱七八糟的假加起来差不多长。

    ……如果我一定要选一件自己最不擅长的事情,那就是安排时间。

    事实上想做的事情很多,连画本什么的也包含在内。但是又觉得应该做些以前没有时间去做的高级事。
    比如出国度个假·w<)b[放心好了这个人才不会去。

    说实话对这个地方的眷恋没有多少。
    重要的就只有有一些想见面的人只有在这里见起来才方便,只是一直当这里是装着一些人的盒子。
    就算从医院回来的时候看着外面想,好不容易稍微熟悉了一点真是可惜。

   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可以写的东西,又觉得不用记下来因为根本只是一闪而过的东西。
    所以其实就来写一写这半年多可能带来的变化。
    ·在上海呆到2012末日之后
    ·多看一年上菜场
    ·变成各种学妹
    ·不得不和让人哀伤的09级一起上课
    ……[死去啊写这些做啥啊……!

    说实话想了一晚上想着想着就不对劲了的只有一件事。
    答应好了一起毕业一起去拍矬照之类的事,这辈子也不能再有机会了。

    ……好好活着呀变(哭D)

  • Butter-Fly神马的就是租西歌啊·3·少年又怎样啊·3·

    歌词而已啊。

  • “Mark……?”

    一个还没来得及吹干的湿漉漉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。
    他坐在那儿看着天花板,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    沾过水的鞋底走出的吱嘎吱嘎声。很小心。

    “Hey……你知道……party……”

    来访者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他的面前,小心地抬脚在他伸直的膝盖中间放下,抬起手摸了摸他汗湿的头发。
    他闭上眼睛把轻微的重量交给那只手。他清楚地知道那些轻轻按着他的头皮的手指的形状,修长而美丽。
    想起这个形容他笑了一下,睁开眼睛,刚好对上上方的一片灰蓝。

    在看到他的双眼的那个瞬间,外面的闪光灯还在那对带着日出的蓝色里留着自己斑斓的影子。
    ……他疲惫地对他笑了笑。

    “好吧。我不是来提醒你该去庆祝的……嗯你知道我拿了一点点分——其实我就在你后面。”

   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注视让这个孩子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  “A GREAT race.”

    略带沙哑。
    换来的是一个一样有些疲惫却温暖的微笑。

    “你也是。”

    他伸出另一只手,把自己拉近对方的额头。轻吻。
    “你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开心极了。”

    他也笑了笑。他总是说着一些这样的话。
    他们膝盖上的数字靠在一起。6和17。

    “今年结束了,我很高兴能和你整整一年都同场竞技。”
    他靠着他的额头说,仿佛要把这些话直接放进他的记忆里。
    “我也是。”
    他抬起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手臂拥抱了一下他的肩膀。冲洗头发时落在肩上的冷水还留在他的身上,在他的手指之间传递着一种微妙的冷淡。

    这种质轻而薄的隔阂在他开口之前就融化了。

    “爸爸……我是说你父亲在外面等着进来。对不起我插队了。我想如果我现在再亲你他一定会生气。”
    他还靠着他的脑袋。感受他无声的笑带来的微弱颤抖。
    “我们房间见。”
    “我……带着酒去?”

    他试探地又看着他的眼睛。额头上的温度很快散开了。即使是在这样的气候下。

    “[给我短信]”
    他的口型这样对他说着。

    他理解地笑了一下,又短暂地吻了他的额头。
    湿润而年轻的吻。

    “我走了。”
    他伸出手去给他一般会留给跳出赛车之后的那个握手。
    “谢谢。”

    他们又拉近彼此的距离,让落在肩膀和后背的轻拍不那么勉强。
    在年轻人转身离开之前他们都没有让对方听到自己的遗憾和感伤。

    他们相信一些无声的约定。

    [END]

    (………………坏了啊这个变态。

  • Oct 27, 2010

    跪着 - [' the PANEL ']

    十月份总得有一篇……!

    可是我又不想洞……!

    周末就要JPO了……!

    第一次的参场……!

    暂时还没有发生什么特别挠头的事……!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&helli...
  • 胖纸吉你真棒。

  • 他是个大梨包但是从来没有为法拉利卖过命,他在十二年的佛缪拉碗生涯中已经拿了246.5分,他的第一次和唯一一次登顶是在04年的摩纳哥,在09年4月阿布鲁佐大地震之后他已经为该地区募集了近67万欧元,他还手握着一座酒庄。你对楚阿包的了解很可能比这更深刻,现在通过最新一次的西克雷特来腐来了解一些你不知道的事吧……

    Q:是那种会制定B计划的人吗?
    A:不。我是A计划星人。妥妥的。[中年人。]

    Q:当你周四来到围场,最期待看到的是谁?
    A:我的小自行车。[格格看着当年的自行车内牛满面。]

    Q:理想的约会对象?
    A: 我~老~婆~❤。[嫂……!]

    Q:上一部让你流泪的电影是?
    A:啊可多啦。[啧啧。]我不太看罗曼蒂克的电影,CSI……之类的吧。[有点微妙啊你的55P。]

    Q: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?
    A:我有点害怕坐飞机……就好像他们把门一关你就挂了,落地开门又获得重生。[小夏夏快来看同类。]

    Q:你最近读的一本书是?
    A:是我老婆送我的……很久之前的事了。[久到都忘了是啥了吗!!!]

    Q:最喜欢的休闲方式?
    A:运动,和家里人在一起,逃离欧洲。在欧洲的话老有人给我打电话烦死啦,所以在迈阿密比较好。[……别臭美了!]

    Q:五种讨厌的东西?
    A:蛇、迟到、不正义的事,破喉咙和食物里的椒……[谁啊你少女!]

    Q:染过头发吗?
    A:不。也不打算。[本来就很好看嘛·w·)/]

    Q:身上有没有纹身?洞?
    A:木。

    Q: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怎么说你的?
    A:除了好好学习哪儿都有我一脚。[少女形象全崩啊·A·]

    Q:小时候的英雄是?
    A:Niki Lauda。[啧啧。]

    Q:不能告人的小爱好?
    A:太喜欢各种小道具啦。[咦……?!]

    Q:有什么收藏吗?
    A:我对一切都热情十足。比如说我有几个老式点唱机。[这东西很萌啊混蛋……!]

    Q:在外面的时候最想念家里的什么东西?
    A:我并不会特别想家,因为我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回去的。[嘤嘤嘤……!]

    Q:最失败的购入品?
    A:很多人都觉得它糟透了但是还是我的心头爱——一辆Hummer。[………………考虑了一下你的身材觉得还是不合适啊……!]

    Q:习惯怎么喝咖啡?
    A:不喝咖啡。[………………你们怎么都这样。]

    Q:理想中没有比赛的周日早晨?
    A:早起,锻炼,回家看看体育比赛。[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你和马克韦伯西劈去好不好啊。]

    Q:第一辆车是?
    A:一辆卡丁车。[小萌包。]

    Q:犯过的最尴尬的错误?
    A:我做啥都不会脸红的。[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混蛋。]

    Q:最擅长的菜?
    A:咸鱼——鱼外面裹着盐壳……[还是不太懂啊摔!!!]

    Q:上次真的发火是什么时候?
    A:周六在斯帕……[那个时候阿包包觉得自己被挡得厉害。]

     

    ……真萌啊包。.·/3·)o

  • ·题目:它是个没有名字的佛缪拉碗本
    ·构成:四格*40以上,彩图*4个左右。(大概还有充页数用的一些需要平的老坑[蠢])
    ·特典:一定要搞可是我还没有想好。征集中。[看着旁边]
    ·GUEST需要…………![死]

    ·内容:
        大概有这么几个部分。喵喵和租西的故事(MWJA神马的...

  • 占位给瓜放生日图·3·)/哈皮波斯带十九岁·3·)/

    事实上我快热死了简直想躺在春晖死不出来呆一晚上。

  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咩>////<)/~生日快乐>////<)/~